小岛秀夫发推表示,从十月底开始的“《死亡搁浅》世界联结之旅(World Strand Tour)”到现在走完了韩国首尔的最后一站,正式宣告结束。

这场“世界联结之旅”途经巴黎、伦敦、柏林、纽约、旧金山、东京、大阪等城市。小岛还表示,他没能去到其他的城市,但要感谢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希望能够有更紧密的联系。

指挥员:我们在7点整左右破拆开了房门,燃烧的房间是一个相对密闭的空间,突然把门打开,里面的火苗会猛然窜出,我们的消防员都比较有经验,所以一般在破拆开房门的瞬间会顺势躲在房门后面,阻挡窜出来的火焰。

当日,统计处还发布了香港10月对外商品贸易货量及价格统计数字。跟去年10月相比,香港今年10月的商品整体出口货量下跌9%,商品进口货量下跌11.6%;商品整体出口价格下跌0.1%,商品进口价格上升0.1%。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死亡搁浅专区

北青报:有居民质疑,消防员为什么不用气垫,这样被困人员就能够跳下来。

这次我们带了5台装水的消防车,扑救一个140平方米的房子,绝对是充足的,

指挥员:房间内火势非常猛烈,浓烟滚滚,能见度几乎为零,我们只能一边灭火,一边摸索着喊话搜救。在7点30分左右,室内明火基本扑灭,7点50分左右,余火全部扑灭,烟雾逐渐驱散,能见度好转,此期间在三个地方搜索到6名遇难者。

对于堵塞消防通道,目前公安部门已经介入调查。

指挥员:我们的消防员都有明确分工,有的在前端救人灭火,有的在后方供水警戒,有的在运送器材装备,我不知道他们说的在楼下观望的是不是在后端执行任务的消防员。

指挥员:在来的路上确实有两辆小汽车堵住了消防通道,当时围观的群众自发帮助我们挪开了这两辆小汽车。但是被堵住的时候,消防车已经距离火场比较近了,所以进行破拆的几名消防员已经先行下车,徒步前往火场。

指挥员:消防车的种类很多,没有载水的消防车肯定是有的,但出水灭火的消防车肯定是有水的。作为专业的救援力量来说,我们有着严格的战备秩序,作为我们专业的救援力量来说,每次救火结束之后,就是清点人数、清点装备、补充水电气,很多消防车救火结束后,还没有回到驻地,就会在路边找一个消防栓把车内的水补充满,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一次战斗还未结束,就要准备下一次战斗,所以根本不会出现消防车没水的情况。

寻找房主父亲的遗体我们用了将近20分钟,因为当时房间内损毁的程度非常严重,老人的遗体和被烧毁的家具在一起,非常难辨认。

指挥员:我们当时在大门口,辨认出了两具遗体,在房间最内侧的卫生间里遇难的有三人,还有一人在一间卧室的床下。

北青报:网上的几段视频显示,消防员救火的时候尝试打开消防栓,但是里面没有水,这是为什么?

有小汽车堵塞消防通道

打开房门时高温浓烟涌出

北青报:消防员用了多长时间赶到的火场?

香港特区政府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表示,经济情况继续恶化,导致劳工市场进一步放缓。受本地社会事件严重打击,与消费及旅游相关行业的失业率进一步上升至5.2%,是三年来的高位。其中,餐饮服务业的失业率更上升至6.2%,创八年来新高。其他多个行业的失业率均有上升。

北青报:接警后做了什么样的安排?

9月至11月就业不足率同8月至10月一样,维持在1.2%。9月至11月期间,总就业人数减少约13200人,至383.06万人;总劳动人口减少约13300人,至395.6万人。

指挥员:利用室内消防栓出水掩护的情况下,破拆房门大约用了2分钟左右的时间。我们的水罐消防车肯定是有水的,有人质疑我们的消防车没有水的原因,我个人分析有可能是在铺设水带干线期间,老百姓看到消防车和室外水带已铺设好但水带是瘪的,此时室内还正在铺设,就误以为消防车是没水的。楼内的消防栓当时也是有水的。

北青报:作为这次灭火的指挥员,您有什么希望表达的?

北青报:您是什么时候接到这次火灾报警的?

由于限高的原因,我们的指挥车不能走捷径通过高速直达现场。作为支队级指挥员,为了尽快到达火场指挥作战,我乘坐了一辆越野车,走捷径赶赴火场。

消防员提醒不要占用消防通道

指挥员:我从事消防工作将近30年,参与灭火救援无数次,说心里话每当见到这种情景心情都非常悲痛。谁不想争分夺秒把他们救出来呢?但是灾害总是无情的,通过此次火灾我也希望贵报提醒广大人民群众切实提高消防安全意识,增强应急逃生的能力。一旦遇见火情要第一时间报警求助,同时要冷静逃生、科学自救。其次就是希望大家使用的家用电器线路、开关插座等尽可能选用合格产品,并勤检查保养。另外,通过近段时间各地相继发生的火灾来看,已出现多起因消防通道被堵塞影响救援行动的情况,当前,全国也正在开展打通“生命通道”集中治理行动,呼吁大家千万不要占用消防通道,这是为别人的生命着想,当然也是为自己的生命着想。(记者 付垚)

罗致光表示,如果香港整体经济继续转弱,劳工市场在短期内将会面对更大压力,特区政府也会密切留意有关发展。

北青报:房门破拆瞬间是什么样的场景?

指挥员:报警人表述得有些急促惊慌,接警员只听清楚某地住宅着火,根据我们接警员的经验判断现场应该很危急。我们涪陵支队一共有五个执勤中队,立即调集了起火现场就近的两个中队赶赴现场,同时支队全勤指挥部遂行出动,随后又调集了一个中队增援,先后一共9台消防车,58名指战员参与此次救援。

北青报:破拆房门用了多长时间?有网友质疑当时楼下和楼内的消防栓没有水,还有人表示水管接到消防车上也没有水,您当时看到楼内消防栓和消防车内是否有水?

不存在没水灭火的情况

后来我听说门破开瞬间,大量的高温浓烟涌向室外,但是因为门外空间较小,又有多名消防救援人员,所以那一瞬间有消防员没有站稳,险些受伤。

指挥员:那几段视频我都看过,也有媒体澄清了,视频中出现的并不是消防栓,而是水泵接合器。水泵接合器是在遇到火灾的时候,消防车通过它可以向室内的消防管网送水增压,它本身是不会出水的。

北青报:您能否描述下进屋后的情景?

北青报:几位遇难者当时的状况如何?

北青报:消防车赶往火场的路上是否有小汽车堵塞消防通道?

2019年12月30日,发生在重庆涪陵区一户居民家中的火灾引发社会关注,此次火灾中共有6人遇难。火灾发生后,多段视频在网上流传,并有网友表示消防员在现场遇到了消防栓没水、消防车被堵的情况。针对质疑,北青报记者1月1日晚专访了参与此次火灾救援的消防指挥员,他告诉北青报记者,此次救援从接警到消防员进入房间一共用时仅10多分钟,而楼道内的消防栓一直有水,消防车在将要抵达火场时确实遇到了被小汽车堵塞消防通道的情况,为此消防员不得不先行下车徒步奔向火场。

指挥员:第一通报警电话是2019年12月30日早晨6点44分打进来的,随后关于此次火灾的报警电话又接到了多次,因为附近居民多,很多看到着火的市民都报了警。

北青报:有附近居民质疑,说当时有消防员站在楼下观望,看着火越烧越大。

为避免失业情况继续恶化,香港民建联建议特区政府为餐饮及旅游服务等失业人员提供有效的支援措施;尽快落实特区政府已公布但仍未实施的四轮纾困措施;特区政府在2003年创造约3万个职位,本届政府可效仿此就业方案;致力振兴经济及止暴制乱,包括促请全港私营地产商减租,以支援中小微企业等。

指挥员:起火的楼层在12层,不具备铺设救生气垫的条件。

罗致光表示,特区政府劳工处会通过优化“展翅青见计划”,协助香港青年投入就业市场。优化措施包括增加“就业·起动”的名额、提高发放给学员的工作实习训练津贴金额等。

北青报:消防车可能出现没水的情况吗?

指挥员:我们是6点44分接警,6点56分辖区中队3台消防车便率先赶到了现场,兵分两路,一路进入着火层进行侦查、破拆、救人,另一路从底楼铺设水带进行灭火。